这张游戏王卡牌在拍出八千七百万天价后,被法院当场叫停… – 游戏资讯(游戏新闻)

By in 光影在线 on 2021年12月24日

俗话说得好:“宅男一套卡,北京一套房。”就在今天,一张游戏王的限定稀有青眼白龙卡牌竟在一场司法拍卖中,拍出八千七百多万的天价。惊得拍卖方立马掐断了拍卖,霸气的宛若海马濑人社长亲临。

这场一万八千多人参与,围观次数高达一百七十多万次的司法拍卖,已然化作一场网民们的狂欢,一群人争相出价,鲜红的数字从五位数:

飞速跨越到六位数。

接着是七位数,八位数。价格一路飙升你来我往,人人都是海马濑人,为了这张青眼白龙一掷千金。

上个被终止时的最终出价列表让大家感受一下:

以至于某网络小说网站还第一时间推出了主题网文:

上一次见到这样的狂欢,还是四年前的98亿手办事件。

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,在6月1日时,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司法平台上发布了一份拍卖公告,内容为“关于被执行人游戏卡牌1张(序号12)的公告”。内容是一张全球限量500张的纯金青眼白龙卡牌。

这一新闻立马在各大网络社区内传播。在大家印象里充斥着豪车,豪宅,珠宝,古董的司法拍卖中,居然出现了这么一个“接宅气”的东西,不得不让人关注。更别提,有很多人是真的很想拍到这张卡,毕竟这可是有价无市的东西。

至于剩下,可能只是想凑个热闹狂欢一下,毕竟在这个乐子人当道的时代,看乐子和参与乐子才是最大的娱乐。

于是乎,在人气发酵二十天后,拍卖开始了。

如果要让我描述一下拍卖现场的流程,那我只能用下面这些卡牌来描述。

青 眼 白 龙

自 爆 开 关

试 胆 竞 速

禁 止 令

大 逮 捕

直到发现不对劲的法院方果断终止了拍卖,这场闹剧才告一段落。

这时候,很多人还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。

根据《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的解释》第一百八十七条解释:

“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以暴力、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,包括:

(一)在人民法院哄闹、滞留,不听从司法工作人员劝阻的;

(二)故意毁损、抢夺人民法院法律文书、查封标志的;

(三)哄闹、冲击执行公务现场,围困、扣押执行或者协助执行公务人员的;

(四)毁损、抢夺、扣留案件材料、执行公务车辆、其他执行公务器械、执行公务人员服装和执行公务证件的;

(五)以暴力、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查询、查封、扣押、冻结、划拨、拍卖、变卖财产的;”

也就是说,按照上面的第五条解释,这种恶意抬价完全属于“以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拍卖财产”,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、拘留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许多人只看到了那100的保证金,便抱着花100,图一乐,造个奇观来报社的心态上了,殊不知自己一只脚踏空,下面是法律的制裁。

也幸亏官方人员第一时间终止了拍卖,没有以八千多万甚至更高的价格走完拍卖流程,不然列表里,今天必然有个人要吃牢饭。

有道是:

过程是击鼓传花做法是试胆竞速买家是海马濑人明晚上央视新闻

那么这张游戏王卡牌,到底应该值多少钱呢?

这就要从“青眼白龙”这张游戏王卡牌的地位说起了。

游戏王发行游戏的本家公司“konami”社长便是青眼白龙卡组玩家,而在游戏王最早的动画中的主要角色之一“海马濑人”的主要卡组和挚爱也是青眼白龙。作为游戏王历史上数一数二的超人气角色,海马社长的白龙卡组一直是游戏王发源地霓虹玩家的心头之好,以至于逢年过节各个大小活动,都会出现各式各样的青眼白龙纪念卡。

所以,在普通游戏卡组一套三五百(饼图霸主铁兽全家平卡甚至只要100)的情况下,早已淡出主流竞技环境的白龙却依然是很多玩家眼中的无价之宝。

值得一说的是,简体中文版进入中国市场后举办的认证店白龙赛的官方赛奖品,同样是特制的青眼白龙卡牌,一张就能卖三四万。花三百块钱报名费打一次白龙赛,运气好就能赚三四万,青眼白龙的地位可见一斑。

当然,价格居高不下的也并非只有青眼白龙本身,青眼一家都价格不菲,就比如这张:

全世界只有一张的青眼究极龙,标价4500万日元,大约260万人民币。

至于这次被拍卖这张则是这张20周年纪念版青眼白龙纯金卡,全球限量500张。其中每一张纯金卡牌上都有拥有独立编号,目前二手市场的实际价格为20-30万人民币,最高溢价也就到80万人民币为止。很值钱,但是没有那么值钱。

作为一个游戏王牌佬,其实一机菌对于这些哄抬竞标的玩家也感到难以理解,或许唯一的解释就是:这些玩家都是雷龙大佬,平时用惯了超雷龙的封检索效果,以为这次法院也拿自己没办法,最后被一张大逮捕瞬间把自己的场面全带走。

至于这样一场非常荒诞的闹剧会以怎样的形式收场,我们还不得而知。一方面希望法院方面不要太过狠,毕竟大部分人就是图一乐,另一方面又希望法院重拳出击,好好教育一下他们什么叫遵纪守法,合理吃瓜。

至于这些玩家究竟要如何教育,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,最坏的结果就是像游戏王中的泛用堆墓+检索卡片名推理那样:

从最后一个出价的一路往下,全部一锅端。

就让我们打开空调切好瓜,对后续的处理拭目以待。同时再一次提醒自己:“乐子人的底线是不要让自己变成乐子。”

至少这一次,恐怕再多的灰流丽都阻止不了法院检索参与抬价的这些玩家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